您当前所在位置:临夏市果正生物销售 > 社会 >

藕塘浸乡愁

隆冬时节,朔风凛冽,此时的乡村,粮食已归仓,田野上少了许多劳作的画面,只留下一片片收割后的枯黄稻茬,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稻草垛。在这样一幅单调的冬日素描里,最生动的,当属于那些顶着严寒活跃在藕塘中的挖藕人了,他们就像乡村竖琴弹奏出来的一个个灵动的音符,给单调的冬季带来生机与活力。

冬季是莲藕上市的黄金时节,每到莲藕丰收时,总会有一些来自异乡的挖藕人,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工具,像蚂蚁一样穿行在广袤的乡村,此时的荷塘藕田,就是他们心灵的家园。

“二两老烧酒,下塘好挖藕。”挖藕人咕噜几口酒,手持扁木铲,穿上齐胸高的黑色塑胶防水服便下塘了。不必担心他们的手艺,只需一柄扁扁的长木铲,就可以将整支整支的莲藕从泥水中挖出来,而且不伤分毫。他们粗糙的手就像女子绣花的手一样灵巧,甚至连莲藕身上分出的细小枝节都不会弄断。

挖藕人的眼睛是杆秤,有经验的只要一看藕塘里枯荷梗的粗细和密集程度,就能估算出莲藕的长势和产量,往往能估摸个八九不离十。

顺着枯干的荷梗,挖藕人用扁木铲一路翻开淤泥,动作娴熟自如,就像持家的主妇做着平常的家务活。一会儿功夫,一支莲藕就缓缓探出了一截胖乎乎的身子,此时挖藕人将木铲置于一旁,用双手一节节沿着藕身探挖下去,越到深处,越需要技巧,一旦弄伤了藕身导致灌泥“破了相”,都会令藕价大打折扣。只见他们弓着身子,两只手在泥水中不停地运动,直到一整支藕被完整地“面试”。寒风中,挖藕人小心翼翼地将莲藕捧在手上,就像捧着一件珍贵的战利品。

将挖出的莲藕放在木板上,挖藕人再用绳子拖曳着,一趟一趟送到塘边,身体弯曲的姿势,像牛拉着犁铧跋涉在田间,点缀着冬日的荷塘风景。乏了时,他们搓一搓被泥水泡得肿胀通红的手,在糖畔抽上一支烟,咽下一口老酒,摆摆龙门阵,乡音瞬间抵御了刺骨的北风。

在塘边,挖藕人还要用稻草将一只只莲藕洗得干干净净,然后按大小、残损情况分类,再用竹筐一趟趟挑到主人家过完秤,才算完成全部工序。

转眼又是寒冬,挖藕人又一次顶着严寒远离故乡,像候鸟一样迁徙在异乡漫漫的乡村阡陌上。我想,这一个又一个莲藕丰腴的藕塘,注定是挖藕人人生路上的一个个小小驿站,容纳了他们的冬天,也容纳了他们的乡愁。当人们在温暖的屋子里品味着藕香,是否在浓厚的藕汤里,品出挖藕人浸润在藕塘里那一缕思乡之情呢?

(作者为自由撰稿人)